首页 胸部整形正文

丰胸养颜食补法

南巷清风 胸部整形 2019-06-12 35 0

穿衣基本靠垫,胸围基本靠骗,事业线本该若隐若现,如今却消失不见,以上就是平胸妹子的生活现状没错了。

在人人追求曲线美的今天,这是种多么痛的领悟,为了拯救这些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平胸妹子,现推出本篇《假体隆胸知多少》,想隆胸的,正准备隆胸的都可以看一看。

一知:稳定性

说到假体隆胸,很多人所了解的就是乳房假体需要定期更换。

实际上,乳房假体没有破损、移位或者包膜挛缩等问题就没有必要进行更换,很多人的假体植入了几十年也依旧在坚守岗位。

所以隆胸后的定期检查很重要,了解假体的完整性、有无挛缩、破损,以便有问题时及时取出。

乳房假体柔韧性很好,不容易破裂。

假体柔韧性非常好,质地柔软,抗压性强,即使是汽车压过,也不会发生破裂。

但让乳房假体害怕的就是尖锐物,它可以轻易地对乳房假体造成破坏。

即使假体发生破裂,也不用担心扩散。

假体内的填充物是硅凝胶,凝固性很好,性质稳定,即使裂开,也不会像水一样一样扩散,安全性可以保障。

二知:真实感

假体选对了,视觉上能以假乱真。

选择假体时,一定要遵循适度原则,假体选的过大,不仅看起来不自然,显假,对皮肤也造成了较大压力。

建议从以下方面选择适合自己的假体大小。

体型:根据身体比例选择适合自己的假体大小,一般来说,胸围=身高*0.53。


胸围直径:是限制假体大小的重要因素,可放假体的最大直径,要看胸围和乳头的位置。

有这样一个换算公式,胸骨中线到腋前线的距离(图中H线)-4就是可选乳房假体的最大直径。

乳房基础形态:皮肤弹性和脂肪厚度也决定了可植入假体的大小,如果一味的追求大,皮肤首先就承受不了,会导致乳房下垂。


如果一个人实在太瘦,想要假体隆胸又担心轮廓感太强,可以选择假体+自体脂肪填充的方式来以假乱真。


选择大小合适的假体植入后,再移植自体脂肪修饰轮廓感,使假体边缘过度自然,胸部形状更美观,是真是假真的傻傻分不清楚。


摸起来手感好,不是石头胸。

合格的假体,摸起来都是软软的,手感很好,和胸部差别不大。

假体植入后,还有胸部上层的组织,再加上假体本身的柔软度,恢复好后,不会有摸硬物的感觉。


如果摸起来越来越硬,那可能就是出现了包膜挛缩。

还有一点是,不同品牌假体的柔软度也是不同的,但差距不大(最终决定术后效果的还是医生对于假体的处置)。


三知:术后健康

假体植入在乳腺下,不会影响哺乳。

假体可以植入在三个位置:

乳腺下植入:将假体置于乳腺乳腺组织下、胸大肌及筋膜上。

胸大肌植入:将假体置于乳腺组织、胸大肌以及筋膜下方。

双平面植入:将假体的上半部分置于胸大肌和筋膜下方,假体的下半部分置于乳腺组织下方。

假体的三种植入位置都处于乳腺组织的下方,不会对乳腺组织造成损伤,对哺乳没有影响。

美国FDA做过这样一项调查,抽取了20万做了假体隆胸的女性,与没有做假体隆胸的女性乳腺癌发病比率进行对比,最后结果证明了硅胶假体植入不会导致女性的乳腺癌的发病率升高。

并且假体隆胸后需要对胸部进行定期检查,胸部出现病理现象也能及时发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防乳腺癌的发生。


四知:伤口隐蔽性

假体隆胸有三种常见的切口:腋下、乳晕、乳房下皱襞。

腋下切口:腋下可以说是一个隐蔽的地方,并且切口处于腋下的褶皱处,愈合后的疤痕几乎不明显。


如果由于体质等原因疤痕明显,也可以通过穿长袖衣服遮盖,但夏天很喜欢穿吊带还抬胳膊的话,疤痕就很容易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了。

在此处选择切口疤痕虽然隐蔽,但切口在侧面,会穿过很多组织,医生也无法通过切口看到乳房内部组织情况,需要使用内窥镜,对技术要求较高。

乳晕缘切口:从乳晕切开植入,虽然切口处于明显的位置,但由于此处皮肤较薄,术后疤痕会恢复的比较好,不明显。

但是植入时,会对乳腺组织造成损伤,未哺乳的女性不推荐这种切口。

乳房下皱襞切口:疤痕较上两种会更明显,但由于处于乳房下方,很隐蔽,除了自己和另一半不会有人发现。

此种植入方法对组织造成伤害的伤害最小,也能给医生最好的视野,更精确地进行手术。

以上就是关于假体隆胸一些干货,希望能对各位想拥有曲线美的妹子们能有所帮助。

------ THE END 正文结尾 ------

年华易逝,美丽难留。

我们是一个拥有丰富日本医美经验的团队

为您提供专业,温馨的咨询、翻译、预约医生,行程推荐等服务。

请关注下方微信客服,助力您的变美旅程

客服名称:日本医美小唐

添加微信号:ribenxiaotang (日本小唐的全拼

恐怕能破格让林默来这支特勤作战部队,也是考虑到他对战斗机结构有一定的了解,动手能力也不弱,很大程度上能够保障战斗机的升空。 天刚刚放明,早起为生计而奔波的泰国人带着货物,驱赶着牲口,使用着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出现在各个大街小巷。 洞口成为了最好的掩体,在剧烈的爆炸声和惨叫声中,洞口内不远处用沙发和木桌堆叠的掩体直接被炸得粉碎,通往核心的最后一道障碍被打开了。 金币的话很难让龙骑士相信。 国防星的两个工程师开始带队连轴转。包括白朗在内的三名飞狼旋翼机的飞行员也没有逃过抓壮丁。 事实上宝石谷内又有了新的变化。天意总是变幻莫测,在这个时候,林默不知道,甚至连外事科也不知道,一个名叫“d “发现目标,确定型号,p-51!野马?怎么可能?怎么会用这种机型?” “不行!这是我的公司现在最大的发展机会,绝对不能错过!放心,林默,我会通知警方,还会联系大使馆,但是我真的不能离开,我一旦离开了,后果不堪设想,放心,我会再联系专业的保安公司,多找几个保镖,一百个够不够,至少要退役军人,我会给自己加强防卫力量,你不用太担心,这里是美国,对方想找我的麻烦,也没那么容易,我会把表演会布置的跟铁桶一样,所有人的安全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暗戟”突然失去了动力,猛地往下一沉。 林默却没打算放过对方,既然来了,不过两招,实在是可惜的很,他这口吻就像骗小孩打针的护士,快把小pp撅起来,一点儿都不疼,就像被蚊子叮了一口。 “我有两个方案,你想听哪一个?a或者b?” 林默气地直翻白眼,实在是太恶劣了。 “刚才是回事?!”林默的降落伞一落地后,扯下了回到手腕上的金系巨龙,他只记得弹『射』之前,『操』作仪表台猛然爆出了一片火花,『液』晶屏幕全部黑了屏,所有的信号灯都在一瞬间熄灭。 这个混蛋木头。竟然有这么有趣的活动竟然不叫老娘去! 已进入初夏的草原不同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那几处阳光炙人的大沙漠,草长莺飞,充满了生机,漫漫葱葱各种各样说不出名字的草仿佛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绿色的厚实地毯,不时还可以看到放养的牛羊和牧民。 现代战争兵器设计中不也是正在流行暴力美学设计吗? “这样!也好吧。”黄德中队长和韩小仁中队长两个交换了一下意见,点了点头,“暗夜”四中队可以说是是各支中队中最与众不同。[如果被不知情的外人看到,很有可能会以为是一支外藉军团,很多人几乎都不是黑发黄肤的东亚人种,而是都是跟外国人比较相像的少数名族战士,基本上来自中国的西北与东北地区,有维吾尔族,也有俄罗斯族、乌孜别克族和塔塔尔族,从祖上三代都是居住在中国,除了本族母语外,也会说汉语,生活习惯和当地的汉族或其他少数民族没什么区别,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国藉。 玛希娅一边走着一边紧紧拉住父亲哈瑞斯的手,她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撒着娇。 国内大部分歼-10飞行员基本上都是从歼-8过渡过来的,林默也非常熟悉这种机型,当初在7759大队时,高拟真模型器上的歼-8模式玩得也不算少。 战斗机一向是国之利器,国家把控极严,若不是“暗夜”对目前执行作战任务中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仗也益发难打,不得不申请让林默加入“暗夜”空勤组,建立了稍稍灵活一点的空中强袭攻击力量,拥有了较为可观的制空能力,以面对作战目标越来越先进的武装抵抗。 王学军抿着嘴,和其他人一样默不作声,牙关节却在缓缓加力咬着。 这头巨龙过于沉迷之时,孙少将等航天训练中心的部分高层领导却在这个时候开启了大门,差点儿把这头得意忘形的巨龙给吓尿了。 将近这一千多人,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 这种交叉轻重火力,可不是光凭着一时血气之勇挥舞着杀猪刀就能扳得回来的,领头的混混也想,可是想想十几个板凳飞过人,人都被直接砸飞了,杀猪刀更不知被砸脱手飞到哪里去了。 “请点到名字的同学收拾一下行李,一个小时后在这里集合出发,解散!”杨少校依然表情酷酷地惜字如金,不肯再继续爆料。 岛上成片的仙人掌,野玫瑰,草根块茎,蛋白质含量丰富的蛇虫鼠蚁,如果运气好还能偷偷到海边摸点鱼虫蟹贝和海藻什么的填填肚子,尤其是在海边,保持体能电解质平衡的盐更是不会缺乏,稍微加工一下还能够用来消毒和消炎。 萝莉眨着眼睛一副要听睡前故事的模样,刚才天上的战斗机轰鸣声和爆炸声颇让人担心,只不过林默的交待就像定心丸一样。让她继续安心地洗澡。 训练中心的战斗机械人几乎是以一换一的战损,二十二台履带式战斗机械人损毁了十五台,机械人的悍不畏死加上强行突击损毁率极高,为此付出的代价换来的战果是击毁了十七台六足步进机械人,再加上警卫营士兵击毁的十三台,一共完全摧毁三十台入侵机械人。 随着主持人的移动,摄像机镜头移到了一台自动抽选设备上,旁边摆放着两组分为红蓝两色,共八盒陶瓷小球,每个盒子里的小球数量不等,也许对应着不同组的飞行员数量。 不过这是一次好的开始,也让他积累了不少宝贵的经验,下许真正的“龙骑军团”组建成功也不远了。

推荐阅读:

鼻整形科普 | 面部一枝花,全靠鼻当家

医美科普 | 鼻整形后出现肿胀、假体外露歪斜是为什么?

鼻整形科普|单纯隆鼻和鼻综合,哪种更适合你?

科普 | 隆鼻常见的问题(二)

科普 | 隆鼻常见问题(一)

各个部位应该注射什么牌子的玻尿酸

科普 | 那些在鼻部手术中运用的自体软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